作滑动按压

2020-06-07 14:25

2、软组织外科学认为:椎间盘退变本身极其继发性骨赘不是“颈椎病“的发病因素(除脊髓型);颈椎管内外软组织损害才是本病的发病因素。由于颈椎管内鞘膜外脂肪罹患无菌性炎症病变者临床上少见,故上述”混合型颈椎病“的临床表现多由头颈背肩部和锁骨上窝软组织损害而来。

2、肩胛骨脊柱缘压痛点:小菱形肌、大菱形肌。

3—4、大腿根部压痛点检查:

4、面部征象的“三叉神经痛”、“面瘫”,由枕颈部软组织损害性压痛点加肩胛提肌或锁骨上窝软组织在颈椎横突尖的损害性压痛点所共同引起。

6、笔者摸索出一种比较可靠的鉴别方法,即对通过体格检查基本上排除有因可查的其他发病疾患后,以强刺激推拿(必要时用银质针针刺)正确地滑动按压(或针刺)这些特定部位的压痛点,而使这些局限痛和相应的功能紊乱或失调的临床表现立即消失或显著改善者,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些临床表现主要由于椎管外软组织损害而来;反之,应考虑来自其他器质性病变。

8—2、中度敏感:局部剧痛,、无剧痛反应出现者;

肩胛骨内上方不适或酸痛,严重病例患侧肩臂难忍的下垂沉重感,引起颈背交接处深重不适感或酸痛。

2、一般是,正常的黄韧带可因生理性退行性变而肥厚,只要其下的鞘膜外脂肪是正常的话,则这种渐增的慢性机械性压迫作用于神经根鞘膜或硬膜的神经末梢和神经组织本身,也是不会引起疼痛和不易引起麻木麻痹的。“黄韧带损伤”中的临床表现,全属腰椎管内外混合型软组织损害的共有征象和共有体征。

三十六、“弹响肩胛”

2、其中少数顽固性病例治疗后依然并发肩前方因传导痛经久不愈,导致肩胛骨喙突的喙肱肌、肱二头肌短头和胸小肌附着处、肱骨大结节上压迹冈上肌附着处、肱骨大结节中压迹冈下肌附着处、肱骨大结节下压迹小园肌附着处、肱骨小结节嵴背阔肌和胸大肌附着处、肱骨小结节嵴肩胛下肌附着处、锁骨外段肩峰内缘肩胛冈斜方肌附着处,有时包括三角肌上下端附着处或肘关节内外侧肌附着处等继发性无菌性炎症病变,当肩胛骨背面三角肌附着处原发性疼痛解除后,这些继发性疼痛就更为突出,还需要根据压痛点分布施行密集性银质针针刺消除,使疗效进一步完善。

8、腰部深层肌和腰背筋膜压痛点:骶棘肌、多裂肌、旋棘肌的肌腹、腰背筋膜后叶的膜腹均在脊柱腰骶椎的后侧。

4、诊断学进展

九、“髂腰三角综合症”

3、本试验反复检查2次。

3、仰卧位:

2、原发因素——急性损伤后遗、慢性劳损形成或未知因素引起的疼痛。

突出并形成传导性压痛点;此痛经久未愈,会在肱骨外上髁的肌附着处继发性无菌性炎症病变的压痛点,称为继发性“肱骨外上髁软组织损害”。两种发病机制均常伴有桡骨环韧带和肱骨外缘肘屈侧关节囊附着处的损害,应该当作常规的压痛点检查而不能遗漏。

在骶骨下段的 腰部深层肌损害,向前传导,引起肛门或会阴不适、刺痛、麻木。习惯性便秘与慢性腹泻交替发生。

三十、“落枕”或“失枕”

用两示指分别按住颈旁两侧的第一横突尖上,由上而下滑动按压。

2、对于“骶髂关节半脱位”,任何关节面软骨均无神经末梢存在,即使出现软骨病变如髌股关节或股胫关节损害或膝、踝关节大骨节病的损害等,经临床验证,均不会产生疼痛;疼痛来源于膝关节或踝关节周围损害性软组织。

3、对“原发性”或“继发性肱骨内上髁炎”的治疗,笔者分别先针对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继之针对肱骨内上髁屈肌群附着处等压痛点作治疗(密集型压痛点银质针针刺疗法)。

4、“肱骨外上髁炎”,软组织外科新学说把它们的发病机制明确为原发性和继发性两种软组织损害性病变作为致痛病因。

4、古人的理论建立在经络学说的基础上,软组织外科学的理论建立在对应补偿调节和系列补偿调节两种学说的基础上的。

(3)、肩胛骨背面压痛点明显而喙突压痛点更为突出时,用肩胛骨背面压痛点推拿来鉴别:

3—2、腓总神经按压试验:这种阳性体征,多属椎管外腰部或臀部软组织损害的特意性体征之一。

5、腰椎后关节压痛点:多裂肌、回旋肌。

枕骨旁痛、太阳穴痛,双侧严重病例,常需用双手托住下颌,支持头部重量,以减轻症状。

出现项颈痛,向下传导引起肩臂痛和向上传导引起枕颈痛和诸多头脸部征象。

第二十章 椎管外软组织损害性头、颈、背、肩、臂、腰、骶、臀、腿痛的征象与检查

肩胛沉重、不适和酸痛、颈后外上方痛。

3、腰脊柱过度前屈位压痛测定

二十七、“颈椎病”

综上所述,颈椎牵引确实是治疗“颈椎病”的一种简单、有效的方法,早为临床实践所证实。笔者认为其原因全属发病机制与诊断标准两方面的混淆。实践证明,椎管外头颈背肩部软组织损害引起的正是“颈椎病”诊断标准中典型的临床表现,通过颈脊柱“六种活动功能结合压痛点强刺激推拿”检查,可以与椎管内软组织损害做出鉴别。其次,有这些临床表现者多伴有颈椎管内骨赘。这种生理性推变的形成过程十分缓慢,但缓慢而逐渐增加的机械性压迫的刺激作用,对于颈神经根或脊髓,多不会引起神经功能障碍也不可能引起疼痛。所以牵引治疗有效的“颈椎病”,实际上极大多数属椎管外头颈背肩部软组织损害。

例如:肩胛骨背面软组织损害时,其中的冈下肌、大圆肌和小圆肌骨骼附着处的原发性疼痛可传导至前胸部或传导至肩关节前、外、后三个方向,最多见的是沿上肢的被侧直达手指,常在肱骨三角肌附着处周围或肱骨外上髁部形成一疼痛传导区。

二十九、“咽异常感”

一般轻症的阔筋膜张肌和臀小肌骨骼附着处损害产生的髋外方痛传导到大腿外方的膝上部为止。重症者,传导到小腿外侧和足b、部,引起典型的“放射性坐骨神经痛”和腓总神经麻痹一现象。

3、冈上肌压痛点:冈上肌

拇指间移向肩胛冈上缘、肩峰内缘和锁骨外段上缘,滑动按压。

5、冈下肌肩胛骨压痛点:冈下肌

4、只有极少数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的压痛点不敏感或轻度敏感而冈上肌附着处疼痛突出的病例,根据此肌肱骨大结节上压迹附着处的高度敏感压痛点施行密集型银质针针刺解除肩痛者,应该明确为原发性冈上肌肱骨大结节附着处损害的诊断。

1、前胸部垫枕致腰脊柱处于超伸展位,腰部深层肌因之在缩短位置上放松,易于发现该处深层软组织损害的压痛点。本试验的脊柱超伸展后,就使椎管内径进一部狭窄,椎管容量也相应减少;又因为邻近两个脊柱的椎板相互紧靠,上下后关节突相互缩叠,致使黄韧带鼓起,还会增加这种退变性非疼痛因素的椎间盘突出物的突出度,或继发性变性增厚黄韧带对硬膜或神经根鞘膜的狭窄度。

1、实践证明:“髋关节骨关节病”的疼痛来源于髋关节外周围骨骼附着的损害性软组织;而骨性改变的或畸形的髋关节属骨骼的退行性变,而不是疼痛因素。

2、“腕部软骨盘损害”也称“腕三角软骨盘破裂症”。

用拇指尖在上斜方肌与颈7横突背侧面之间相对地向内插入,用指尖按住颈7后关节突,自下向上滑动按压直至颈2后关节突。应该注意:颈6—胸2后关节软组织附着处损害是颈背肩臂部酸胀重麻痛的主要发病部位之一,检查时,不要遗忘。

(四)、上臂压痛点检查

2、第十二肋骨下缘压痛点;下后锯肌、腰髂肌、腰背筋膜前叶。

双侧腰痛或单侧腰痛病例可采取俯卧位或侧卧位,两拇指或单拇指尖分别按压在两侧腰际,紧靠第12肋骨下缘,位于腰2横突部位,向内上方相对地深入嵌压左右两侧腰2横突尖作滑动按压,依次类推。至于腰突尖,仅属髂腰韧带附着处,是不易发生无菌性炎症病变的,由此可知,“髂腰韧带劳损”的诊断是不符合客观实际的。

6、骶棘肌下外端附着处压痛点:骶棘肌、腰背筋膜后叶的下外端。

8、肱三头肌长头肩胛盂下唇压痛点:肱三头肌长头

3、髂后上棘和髂翼外面内侧压痛点:臀大肌、臀中肌。

1、发病因素分为两种,因急性损伤后遗或慢性劳损形成的头、颈、项背、肩胛、臂部骨骼附着的软组织发生无菌性炎症反应、炎性粘连、炎性纤维组织增生、炎性组织变性和挛缩引起疼痛者,称为原发性椎管外软组织损害性头颈背肩臂痛或原发性头颈背肩臂部软组织损害。因腰骶部骨骼附着处软组织损害的疼痛向上传导引起征象者,称为继发性椎管外软组织损害性头颈背肩臂痛;如果疼痛经久不愈,会形成继发性无菌性炎症病变,称为继发性头颈背肩臂部软组织损害而加重征象。

之一,它不可能单独发生无菌性炎症病变。

9、大多数腰腿痛或颈臂痛应用椎管外软组织松解手术治愈疗效的验证,传统的“放射痛”、“根性痛”或‘牵涉痛“纯属椎管内发病因素引起的概念,全是想象代替现实的错误认识。

二、“坐骨神经痛”

(二)、临床意义

压痛点治疗,消失而使征象明显缓解或治愈者,才可明确为“肱二头肌长头腱鞘炎”。

继发性椎管外软组织损害性腰骶臀腿痛的检查

1、临床实践验证,凡臀部或腰臀部有轻重不等的软组织损害性病变者,必伴有阔筋膜张肌的损害;凡有阔筋膜张肌损害病变者,也必有阔髂胫束的损害。对腰痛并发“坐骨神经痛”而言,三者不能缺其一。

2、正名为:耻骨部潜性软组织损害受男(女)性绝育手术激发的后遗症”。

2、原发性腰痛所导致的传导性软组织损害性头颈背肩痛和椎——基底动脉供血混乱征象加重而猝倒,主要是受累的背伸肌肉群受牵拉性刺激所致。

理疗

闪电样阵发性抽痛,传统诊断为“三叉神经痛”。发病原因可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原发性为两肌在下颌支附着处的软组织损害;继发性为原发性枕项部骨骼附着的软组织损害向前,或锁骨上窝(含肩外侧)骨骼附着的软组织损害向上的传导痛经久不愈,下颌支和颧弓的肌附着处形成继发性软组织损害。

*征象

1、每一个胸椎棘突痛与其旁的背伸肌群附着处损害,有时包括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损害的疼痛,常会沿所属肋骨向前胸传导,在其肋软骨处形成高度敏感的压痛点和主诉痛,而胸椎棘突旁的主诉痛往往不明显,只有当检查时才发现这些潜性压痛点。其上行强刺激推拿,可使肋骨痛立即消失,病人才知道背部有软组织损害的存在。

附着处的发痛部位均在头颅骨后下方和侧下方的上项线和乳突之间的连线上,征象可向上方和前方传导。

4、“弹响髋”也仅是髂胫束变性挛缩或髋关节损害病变肌群牵引力不对称的继发性临床表现,均属征象而不是病因。

锁骨上窝痛或枕后痛、太阳穴痛消失:前斜角肌第1肋骨肌附着处。

3、不论是急性损伤后遗或慢性劳损形成的臀部软组织损害,最先受累的是外周的皮肤和皮下组织,其次是臀大肌、阔筋膜张肌、臀中肌和臀小肌。一急性损伤为例,梨状肌或坐骨神经因位处深部,是最不易受累的组织,急性损伤的机会少。

2—1、骨科治疗的三大原则:正确复位、确实固定、功能锻炼(早期及时地进行有系统的)。

2、因为,无论是臀部软组织受急性损伤或慢性劳损,最先受累的臀部肌肉是臀大肌和阔筋膜张肌等浅层的软组织,其次是其下的臀中肌、臀小肌等。前者受累的程度强于后者,无菌性炎症病变前者也重于后者。臀中肌的损害性病变属臀部软组织损害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2)、肩胛骨背面压痛点明显,喙突压痛消失,肩前方痛全属原发性三肌肩胛骨附着处损害的传导痛。

沈克非教授说:“手术痛是暂时的,瘢痕粘连形成后这种切口痛会逐渐自行消失的”;瘢痕粘连不会引起疼痛,所以他们以后就再不来找我了”。笔者认识是,手术引起的创伤性无菌性炎症反应刺激切口的神经末梢,会出现切口痛。即使这些炎症因素在切口瘢痕粘连形成过程中还继续存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自行消退直至完全消失,最后达到基本正常的柔软度。由此明确,单纯的切口瘢痕粘连是非疼痛因素,属客观事实。这种瘢痕的粘连与软组织无菌性炎症的病理性粘连有区别,不应混淆。

两侧胸锁乳突肌附着处的无菌性炎症病变经久不愈,胸骨柄上端可继发损害性病变,出现局限痛。

第十九章 椎管外软组织损害性压痛点和传导痛的

摄片目的在于排除骨折、脱位、结核、骨肿瘤等骨性病变。至于颈椎管内软组织是否正常,只要通过颈脊柱“六种活动功能结合压痛点强刺激推拿”检查出现阴性体征者,就可以完全排除其可能的损害性病变。生理性退变以及先天性和后天性骨骼畸形等均不是致痛病因。

1、疼痛多集中在腰部或腰骶部,也就是腰部深层肌(包括腰背筋膜在内)在腰1——骶4的棘突或中嵴、椎板或背面、后关节以及在髂嵴与骶髂关节内侧缘的所在部位或附着处。

3、特别是单独的“原发性肱二头肌长头腱鞘炎”是罕见的。并不是真正的“肱二头肌长头腱鞘炎”,而是对肩胛骨背面软组织损害并发肩部或肩臂的传导痛,以及因传导痛形成继发性肩部软组织损害发现的主诉痛没有认识而被误诊。软组织外科学认为,发现这些征象和体征的极大多数却属肩胛骨部软组织损害,极少数属“肱二头肌长头腱鞘炎”所共有。

均会引起臀痛和不典型的“坐骨神经痛”。前者系原发性病变和远原发性疼痛,后者是继发性病变和疼痛,治愈前者压痛点则后者压痛点自行消失。

3、裂状肌处于臀部的深部,当一般的急性损伤的外力或慢性劳损的牵拉性刺激作用于臀部时,首当其冲的是局部皮肤、浅层的皮下组织和臀肌,而深层的裂状肌受影响最小,多不易受累。针刺验证明确了常见的裂状肌与坐骨神经干的粘连属继发性病理改变;随着原发性疼痛的治愈,继发性病理变化也可逐渐自行消失。

6—5、传导到肘内方或肘外方。若疼痛经久不愈,肘部形成了继发性无菌性炎症病变,则在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原发性压痛点上任何治疗仅能减轻肘部

1、“颈椎病”,实际上全由椎管外头颈背肩部和锁骨上窝的软组织损害而来,与颈椎的骨性退变并无关联。

4、这种创新的发病机制是具有科学性的。

4、椎管外软组织松解手术的治疗原理只涉及头颈背肩部的损害性软组织,从未涉及颈椎管内退变性骨赘。从而说明远期治愈效率全来自头颈背部软组织损害,与颈椎管内退变骨赘无丝毫联系。正因为退变性骨赘本身属非疼痛因素,故而与神经组织接触不会引起疼痛;又因骨赘形成的过程十分缓慢,其渐增的慢性机械性压迫作用于神经组织,由于后者的抗压作用极强,故而椎管内骨赘不易引起麻木或麻痹。只有当颈椎管内鞘膜外脂肪罹患原发性无菌性炎症病变时才会引起椎管内软组织痛。

用示指尖在股骨远端的腘窝中间偏内处找到胫神经干,在其上作轻巧的横行弹拨。再在健侧腘窝作相同的对比检查(不会有任何征象)。

(二)、临床意义

尺骨鹰嘴——桡骨环韧带——前臂伸肌群筋膜——桡骨茎突——尺骨头背侧——尺骨茎突——掌骨背侧——头状骨背侧——第一掌骨结节——腕掌侧横韧带——豌豆骨——屈指肌腱鞘。

(二)、背部压痛点检查

(二)、臀、髋、大腿根部、耻骨联合压痛点检查

冈下肌、小圆肌、大圆肌继发肩胛下肌肩胛下窝附着处损害引发

1、“末端病”,的实质是软组织损害。是髌下脂肪垫髌尖粗面附着初无菌性炎症的病变。

3、病侧脊柱侧弯试验既引出病侧腰骶部深层痛和健侧脊柱试验,又可引出病侧腰痛者,可判断内外混合性软组织损害引起的腰腿痛和可能性。

多数腰痛或腰腿痛病人多在腰骶部,以深层的多裂肌、旋转肌和腰背筋膜前叶为主的严重损害或合并腰椎管内软组织损害为多见。

1、胸椎棘突压痛点:胸椎各个棘突端的侧方。

7、坐骨大切迹后缘、中缘压痛点和坐骨神经裂状肌下口处压痛点:

1、一侧的腰痛日久可向对侧发展,而单独的腰痛日久可以向下发展,或向上发展,高位的疼痛日久向低位;低位的疼痛日久向高位发展。

介绍及其检查方法(p303——p381)

三十二、“肋软骨炎”

上背痛,特别是小菱形肌。

用拇指尖按住冈上窝,垂直骨面滑动按压。

肩关节前方痛、外方痛、后方痛或上臂外侧痛。

5、“胸廓出口综合症”完全是锁骨上窝软组织无菌性炎症病变变异导致的疼痛;他、日久该处的肌肉、筋膜或其它软组织出现晚期继发因素的病变,又导致变性挛缩的纤维肌肉束带对臂丛和锁骨下动脉产生剪力作用,引起上肢神经血管的压迫征象。

胸锁关节痛、耳部征象、“面神经痛”、“三叉神经痛”、枕骨旁痛、太阳穴痛,前胸征象,痛沿上臂、前臂直到手指,引起臂神经刺激征象和血运张障碍。

一、腰脊柱侧弯试验

6—6、严重病例引出上肢征象(前臂、腕、手、指的传导痛),肩胛骨背面压痛点上推拿可加重上肢的传导征象,治疗完毕后,征象随之立刻消失。

2、坐骨神经干对渐增的慢性机械性压迫具有强大的抗压作用。

1、髂胫束压痛点:位于髂胫束与臀大肌和臀中肌筋膜三者的交界处,

4、检查者应更换检查部位,两拇指尖紧压内外踝后下的胫骨后肌、胫骨长短肌的腱鞘时,引出剧烈踝痛而使跟底部压痛自行立刻消失;同样,去除两侧踝部压迫而使跟底部压痛又会立刻重演。

肩胛骨上角——肩胛骨脊柱缘——冈上肌肩胛骨——斜方肌肩胛冈——斜方肌肩峰——斜方肌锁骨——冈下肌肩胛骨——小圆肌肩胛骨——大圆肌肩胛骨——三角肌锁骨——三角肌肩峰——三角肌肩胛冈——肱三头肌长头肩胛盂下唇——肩胛下窝——肩胛骨喙突。

2、软组织外科学不仅是一种方法,而是一种医学上的全新认识,是一个理论体系。

2、关节外“弹响髋”,由髂筋束变性和挛缩严重引起,当髋关节屈曲、内收、内旋时,增厚的髂筋束后缘滑过股骨大粗隆突出部发出弹响;关节外“弹响髋”,由髋关节周围的多组损害性病变的肌群牵引力不均匀、导致股骨头与髋臼之间软骨对合面出现微细差异,以至髋关节在特定的某一方向活动时立刻发生交锁,影响功能,但当其向其他方向活动而解除此关节交锁并随着发出弹响声。

用左手的第2—5指端按住脊柱缘,当左拇指尖沿腋缘背面的小圆肌附着处的压痛点、下移到肩胛骨下1/3段的背面,位于大圆肌作滑动按压。

6、有肩胛部软组织损害性疼痛必具有同侧头颈背部和锁骨上窝软组织损害,其差异仅在于后者浅性压痛点,而前者属显性压痛点而已。

9、肩胛下肌肩胛下窝压痛点:肩胛下肌

出现臀痛或髋外侧痛,常可摸到一拉紧的腱性束条,“关节外弹响髋”就是因此索条变性痉挛,引起股骨大粗隆在变性挛缩的髂胫束深面下滑动时的不协调,发生弹响。。

4、传统概念公认的器质性病变所引起的诸种临床表现,实际上多由躯干背面的椎管外软组织损害所引起的,在上述各个特定部位的压痛点上行强刺激推拿多可立竿见影地显著缓解各别的功能紊乱或失调等临床表现,收到短期或近期的治疗效果。

十三、“骶髂关节扭伤和半脱位”

三十一、胸廓出口综合症

背和前胸征象消失:胸椎棘突的肌附着处,背筋膜和背伸肌群,胸椎后关节的肌附着处。

1、颈椎牵引疗法:它可以“解除颈部肌肉痉挛”,但其治疗原理只适应于原发性椎管外头颈背肩部软组织损害。牵引会放松椎管外软组织损害性疼痛引起过度肌肉紧张力导致的肌痉挛。这就缓解了肌肉骨骼附着处无菌性炎症病变软组织的牵拉性刺激,起到“以松治痛”的作用。

2、非手术疗法无法消除椎间孔内压迫椎动脉或合并压迫神经根的骨赘,因此根本不可能治愈由此而引起的颅脑征象,包括合并的颈背肩臂手征象在内;非手术疗法的治疗范围仅涉及椎管外而未进入椎管内,所以只能说,这全是针对椎管外软组织损害起治疗作用。

中西医结合的按摩、推拿疗法

1、早期肩痛病例,笔者从软组织疼痛的肌痉挛引起对应补偿调节和系列补偿调节出发,常规地对枕骨、项颈、肩胛和锁骨上窝特定部位的压痛点进行了检查,发现在肩胛骨背面压痛点三肌附着处虽然并无明显的主诉痛,但潜性压痛点均极为敏感;其上作强刺激推拿解除肩胛骨背面压痛点同时,肩前、外或后方痛也不治自行消失。由此可见,这种无外伤的肩痛来源于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损害。

拇指尖按住肩胛盂下唇滑动按压。

6、应该指出:头颈、躯干前部和四肢的原发性软组织损害是比较少见的,它们的酸、胀、重、麻、痛及其多种不适征象多属躯干后部软组织损害的向外周传导的继发征象或由此而形成的继发性软组织损害的局部征象。

4、通过肩胛骨软组织损害和继发性损害和继发性肩部软组织损害的治疗,解除了肩胛骨背面痛和缓解了肩痛以后,对残留“肱二头肌长头腱鞘炎”的典型征象和体征者,应根据肱骨结节间沟腱鞘

软组织外科学的进展

4、“受凉”引起“肩周炎”的推论,是不完全正确。因为只有肌体某一部位的软组织存在无菌性炎症的病理基础,风寒潮湿等外因对这个病理基础的内因才会起诱发作用,可突发疼痛,“肩周炎”也不决不利外。

软组织的手术瘢痕粘连痛这个问题,

引起腰痛、腰骶痛或骶尾痛。单独发病者少见,多与腰部深层肌损害并存。

1、“肩腱袖”是指覆盖于肩关节前、上、后方之肩胛下肌、冈上肌、冈下肌、小园肌等肌腱组织的总称。

“正(整)骨”疗法

9、颈椎板压痛点:多裂肌、回旋肌。

1、体检中发现该病例的头颈背、肩部和锁骨上窝均有高度敏感的压痛点,其上分别施行强刺激推拿后,均立即全部消除了

二十四、“髌腱末端病”

2、由此可知,极大多数“股神经痛”等一系列临床表现属椎管外发病因素所引起;因椎管内发病因素致痛者仅占极少数。所以股前区痛临床表现以及股神经紧张试验的阳性体征,是腰椎管内外软组织无菌性炎症病变所共有;与腰3以上非疼痛因素的椎间盘突出物压迫神经根无关联。

用拇指尖作滑动按压。

2、“落枕”正名为“突发性头颈背肩部和锁骨上窝软组织损害的诊断”。

2—2、笔者认为急性损伤并非软组织损害的原发因素,而是未能治愈而后遗下来的软组织无菌性炎症之病理变化,才会引起原发性腰痛、腰骶痛、臀痛、大腿根部痛、头痛、项颈痛、背痛、肩痛、锁骨上窝痛等,包括四肢部位软组织急性损伤后遗的损害性疼痛在内。为此,笔者提出,如何治愈软组织的饿急性损伤,尽可能消除其内在的创伤性无菌性炎症的病理基础。

征象而不能根治,针对肘关节内外侧的继发性病变软组织进行治疗。

1、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损害性疼痛可传导到前胸或肩上、前、后、外方,还可传导到肘外侧,甚至直至手指,可并发麻感和上肢功能受累,其中不少病例伴有“肱二头肌长头腱鞘炎”的典型征象和体征。

髂胫束——臀上皮神经——臀中肌内侧部和内下侧部——臀大肌髂后上棘——臀大肌髂翼外面内侧压痛点——臀大肌骶尾骨背面旁侧——坐骨大切迹后缘(和内后缘)及中缘(和内中缘)——坐骨神经梨状肌下出口处——臀下神经——臀上神经——骶尾骨背侧——股骨臀肌粗隆——跟腱反射测定——胫神经弹拨试验。

3、继发因素——肌痉挛、肌挛缩

1、“肱骨内上髁炎”,其发病机制是,屈肌群——旋前圆肌、桡侧屈腕肌、掌长肌、屈指浅肌和尺侧屈腕肌,上端附着处多因慢性劳损形成原发性无菌性炎症病变时,引起肘内侧痛;急性损伤后遗者少见。

3、耻骨联合和椎体间关节一样,全属微动关节,它们的关节软骨中均无神经末梢存在,故而不可能引起疼痛。

4、以最多见的左胸5棘突痛可向左侧前胸部骨体外侧第5肋软骨处传导,常诊断为“冠心病”的“心区痛”。

腰4——骶2的腰部深层肌骨骼损害性疼痛,向前传导,引起下腹部不适、下腹痛、股内收肌群耻骨附着处痛(大腿根部痛)、男女的性功能减退或消失、月经失调、行经不畅等征象。

4、“肋软骨炎”,其原发病灶纯属相应的胸椎的棘突、椎板、后关节等背伸肌群附着处(或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的无菌性炎症病变;

1、“滑膜嵌顿”的治疗,是用手法,将关节突拉开,手法整复。原理并非整复,主要是手法相应地拉长了椎管外软组织损害导致痉挛缩短的腰肌,起到“以松致痛”的作用。

4、髋关节外弹响(弹响髋),系髂胫束所致。

4、胸椎横突尖压痛点:头半棘肌。

6、正名为尺骨茎突部腕关节滑膜损害。

介绍颈脊柱“六种活动功能结合压痛点强刺激推拿”

3、早期采用胸椎棘突旁的压痛点强刺激推拿,无效时采用松解手术,可治愈;后期改密集型压痛点银质针镇刺(如果原发性疼痛病灶在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则上述治疗也应改在该处)取得非常满意的“以针代刀”的疗效。

2、坐位:

前三肌肉是腰痛、腰臀痛或腰腿痛的主要病因之一,

1、典型的“放射性坐骨神经痛”的极大多数主要来源于髂翼外面阔筋膜张肌、臀中肌、臀小肌附着处的损害性病变。

(一)、枕项部压痛点

用拇指尖沿每一个棘突端或骶中嵴端的旁侧,向前和内方向滑动按压。一般以腰4棘突——骶1中嵴的压痛最多。棘突端正中和棘间韧带多无压痛;有压痛者多属两旁腹部软组织损害向中央汇集的传导痛影响。

1、腰椎(1—4横突尖)横突尖压痛点:腰背筋膜前叶、腰髂肋肌。

此三肌肩胛骨背面附着处进行推拿会引出喙突痛和肱二头肌长头痛加剧,推拿完毕,疼痛消失。疼痛经久不愈,喙突处形成继发性无菌性炎症病变,再在此行推拿、针刺、松解手术。

1、脊柱向病侧弯到极度时,出现阳性体症,可判断为腰椎管内软组织损害性的可能性;病侧侧弯试验阴性者,可能者不大,但需作尚余二项试验。

5、颈椎棘突压痛点:上中斜方肌、小菱形肌、上后锯肌、头夹肌、项半棘肌、项棘肌和棘间肌。

2、综上所述,可见“骨原性肩胛骨弹响”在临床上少见。极大多数为“肩胛骨背面肌原性肩胛骨弹响”。正名为肩胛骨背面软组织损害性肩胛骨弹响。

3—1、直腿抬高试验:检查者一手插入腰臀下,查明压痛点的来源,是腰骶部深层肌、髂嵴部骶棘肌的髂后上棘内上缘、臀上皮神经、坐骨神经梨状肌下出口。一般髋外侧的阔筋张肌、臀中肌和臀小肌损害较轻者所产生的传导痛,多沿大腿外侧至膝盖部为止。只有损害性病变严重者,可能引出传导性麻感直至腓总神经部分或完全麻痹等现象;单独的股内收肌群耻、坐骨支和坐骨结节附着处发生急性无菌性炎症病变时,影响直腿抬高,压痛点在大腿根部和坐骨支(闭孔外肌)和坐骨结节(大收肌)的外侧骨面软组织附着处出现;单独的耻骨上支(耻骨肌)和耻骨结节(长收肌)附着处损害急性发作时,大腿不能伸直,但直腿抬高试验不受影响。

1、“主诉痛”、“压痛”是两侧股内收肌群耻骨附着处向内发出汇集于耻骨联合部的传导痛,或结合棱锥肌耻骨联合上缘附着处向下发出集中于耻骨联合部的传导痛;疼痛与耻骨联合本身无关。

自我牵引法

7、正常神经根或神经干受单纯渐增的慢性机械性压迫刺激是不应该引起疼痛的。还由于正常的神经组织对上述慢性压迫具有强大的抗压作用,一般不易引起神经功能障碍;即使压迫作用特别强,最多引起不重的麻木或轻度麻痹。如果正常神经根组织受急性机械性压迫的刺激,会按受压程度的不同立即引起神经功能障碍从麻木、麻刺到完全麻痹,但也不是疼痛。对鞘膜外具有无菌性炎症病变脂肪的神经根或神经干而言,则这种慢性机械性压迫刺激时,均可出现先痛而后因压迫作用而有可能合并麻木;如果炎性神经干受周围损害性软组织突发性肌痉挛或肌挛缩的急性压迫的刺激,则轻者显著加重麻木的程度;重者极有可能在剧痛后立即并发相应的肢体局限性麻痹,严重病例由于在这个椎管外软组织病变部位中的众多炎性周围神经干(支)受突发性肌痉挛或肌挛缩的急性压迫的刺激,常表现为肢体的不完全或完全瘫痪。

6、在“肩周炎”的治疗方面还必须遵循原发性和继发性发病因素之区分,首先必须针对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原发病灶的治疗;当原发病灶的疼痛解除后伤留肩前方或外方痛者,在补行继发病灶的治疗为时不迟。治疗次序不能混淆。

2、严重的扁平足畸形,只要踝关节周围软组织没有无菌性炎症病变的存在,则是不可能引起疼痛的。

拇指尖自胸1后关节,顺次垂直深压每个后关节直至胸12后关节为止。

2、从解剖结构分析;盆腔出口处坐骨神经的前方均属软结构而无骨性障碍。因此,即使梨状肌“发生肌痉挛、肥大或挛缩时”,对坐骨神经是不会产生压迫征象的。只有当臀部软组织损害的无菌性炎症病变发展、蔓延到梨状肌筋膜周围和坐骨神经鞘膜周围的脂肪结缔组织时,才会引起疼痛。

胸大肌痛、乳房痛

1、“落枕”是椎管外软组织损害的一种临床表现:其发病机制系头颈背肩部和锁骨上窝软组织的潜性无菌性炎症病变的压痛点,受到病毒感染的激惹而使征象突发,颈项的“睡觉姿势不正“或”枕头的高度不适合“最多起一诱发作用,不应该当作发病机制看待。

8、“脑震汤后遗症”的临床表现全是急性损伤后遗的头颈背间部和锁骨上窝软组织损害的固有征象,与脑震汤无关。

性肩胛痛或肩臂痛。

用左手第2——5指端扣住肩胛骨脊柱缘,拇指尖在冈下窝,冈下肌肩胛骨的附着处面积较大,故压痛点(区)面积也较广,检查全部附着处,作滑动按压,以冈下窝中央部位的压痛最为敏感,绝非仅推此点,简单从事。

三、胫神经弹拨试验

三十四、“肩腱袖病”

10、还有极少数病例并发躯干下部和下肢的奇冷感,有的整年穿皮毛裤和皮毛靴宝暖,笔者采用定型的腰臀部和大腿根部的软组织松解手术或密集型压痛点银质针针刺,均取得远期治愈显效率。

1、其实质就是在脊柱侧凸位置上所发生的原发性腰臀部软组织损害,与脊柱侧凸畸形之间似乎不存在因果相连的代偿关系,也就是说,腰臀部软组织损害不一定是脊柱侧凸继发的代偿性“产物”,为此将“脊柱弯曲畸形代偿性腰痛”改称为腰部或腰臀部软组织损害合并先天性或特发性脊柱弯曲畸形,是完全符合客观实际的。

3、原发性“三角肌下滑囊炎”在临床上是不存在的。“继发性三角肌下滑囊炎”临床上仅在冈上肌肱骨大结节附着处损害时有可能发生。应正名为冈上肌肱骨大结节附着处损害继发三角肌下滑囊损害。

1、腰脊柱伸展位压痛测定——鉴别诊断上无多大意义。

发病机制

5、前臂和手部压痛点(12只)

以拇指尖自胸11椎板——骶4背面顺次深压腰部深层肌肉,多以腰4椎板——骶1骨面的后方压痛最剧,会引出典型的“放射性坐骨神经痛”之征象加重。

1、腰神经根鞘膜外和硬膜外具有无菌性炎症病变产生化学性刺激的脂肪,是腰椎管内软组织损害性引起腰腿痛的物质基础,也只有椎管内存在着这些炎性物质的条件下,才能使任何导致椎管的内径变乍、容积减少,促使椎管内非疼痛因素的椎间盘突出物或继发性增厚的黄韧带的机械性压迫进一部刺激炎性脂肪,加重椎管内软组织损害而导致的疼痛。

1、枕颈部压痛点(15只)

6、“髌腱末端病”的膝前方痛来源与髌尖粗面附着的髌下脂肪损害;髌韧带髌尖前面附着处不存有损害性病变,故而不会引起疼痛。

2、“股神经痛”、“髂腹股沟神经痛”、以及“股内收肌综合征”、的诸种临床表现,通过大腿根部软组织松解手术均可根治的疗效验证,上述均应该归于大腿根部软组织损害这一正确诊断之内,以求得统一。

1、头颈背肩臂痛或腰骶臀腿痛不是单独由一个压痛点所引起的,而是由不少具有规律的一群压痛点所组合,形成这一症候群,故需要有一整套概念全面地了解这些压痛点。

颈2-6棘突端呈分叉状,拇指尖按在颈椎棘突端侧面的软组织附着处,从颈2棘突旁开始向下,由外向内滑动按压,以颈2—颈5棘突压痛点最为明显。

2—4、损害性软组织受到上呼吸道感染或其他发热等炎症以及劳累或内分泌紊乱等内部因素的影响;或轻度外伤、气候改革、寒冷、等外界因素的诱惑,则往往引起疼痛的发作。即当无菌性炎症加剧,疼痛也就加重;炎症消退时,疼痛也会减轻或消失。

注:颈脊柱可得“咯吱”声感觉,此声多是皮下脂肪因严重无菌性炎症导致组织变性所致。此声过去认为是“颈脊柱的骨与韧带之摩檫音,对这类病例,在皮下局麻下进行椎管外软组织松解手术中,仅将病变的皮下脂肪完全切开再作颈脊柱自主性活动时,原有”咯吱“声立刻完全消失。

10、肩胛骨喙突压痛点:喙肩韧带和喙锁韧带,喙肱肌、肱二头肌短头、胸小肌。极大多数属同侧冈下肌、大圆肌、小圆肌肩胛骨附着处损害由背面向肩前方的传导痛或上述诸肌肱骨近端附着处的继发性软组织损害性痛。

6、“胸廓出口综合症”正名为“头颈背肩部软组织损害合并锁骨上窝软组织损害继发神经血管压迫症“。

二十八、“膜迷路积水”

第十章 “椎动脉型颈椎病”发病机制和诊断标准的临床研究

1、“腰椎间盘突出症”的疼痛来源于腰椎管外或内外的损害性软组织:椎间盘突出物并非疼痛的发病因素。

肩胛不适和酸痛,肩胛活动发响。

8—4、不敏感:局部紧压感而无疼痛引出者。

2、主要出现背痛、背部沉重感、吊紧感、麻木感、冷水浇背感、背挺不起来等征象。

患者在脊柱超伸展位,令病人用手按住上腹部的疼痛部位,术者用两手的指尖针对并滑动按压腰2横突尖,若疼痛消失,腰部压痛剧烈,则此上腹疼痛多属腰椎横突向前的传导痛。

推拿后肩前方痛未减轻者,要考虑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损害向前的传导痛经久不愈,在喙突附着的软组织出现继发性无菌性炎症病变的可能性。

一、概述

背 部 五 个 压 痛 点 小 结

2、病理学进展

1、凡“突感颈部酸痛或肩背部及上肢有放射痛”者,其发病原因的极大多数属椎管外颈背肩部软组织损害的急性发作,仅少数属椎管内软组织损害的急性发作。其次,神经受渐增的慢性机械性压迫既不可能引起疼痛,也不易产生神经压迫征象。

头、项颈、背、肩胛、臂痛压痛点和传导痛

(三)、肩部压痛点

用拇指尖沿椎板上的筋膜和肌腹顺次自胸1—12椎水平逐一深压并作横行滑动按压。

腰痛、腰骶痛、下肢传导性麻木感或麻痹等。

检查者用腹壁抵柱病人的臀部,将患侧膝关节屈成90度角,放置于检查者的肩上,可保证大腿外展位上的阔筋膜张肌、臀中肌、臀小肌和裂状肌完全放松;另一拇指尖垂直针对髂前上棘外缘和外后方此肌附着处(特别是臀小肌附着处)。

软组织损害并发上腹部与腹内疾患所引起的上腹痛的鉴别

4、科学无禁区,科学无偶像,科学无顶峰。医学史表明,当历史上一种传统的医学理论在实践中碰到危机的时候,往往孕育着一种新的变革。任何事物,唯其不完善,才具有生命力,如果完善了,也就没有生命力了。

2、这类情况同样可以出现在脊柱两旁软组织损害向中央方向汇集,在自颈椎直至尾骨的每个棘突或中嵴上形成传导痛和压痛一样,这是软组织外科学宝贵的经验总结之一,在诊断和鉴别诊断中决不能等闲视之。

群和背筋膜。

颈部征象立刻消失,肩臂手征象部分缓解:颈椎棘突的肌附着处(斜方肌、小菱形肌、上后锯肌、头夹肌、项半棘肌和棘间肌),颈椎横突的肌附着处(提肩胛肌以及前、中、后斜角肌),项筋膜和项伸肌群,颈椎后关节的肌附着处(多裂肌—旋椎肌),胸骨颈切迹的肌附着处,胸锁乳突肌胸骨和锁骨肌附着处。

2、实际上,是双侧股内收肌群耻骨支附着处损害,或结合传导痛和腹直肌耻骨联合上缘附着处损害向耻骨联合部位发出的传导痛。

3—3、若原有疼痛等征象无改变,可考虑为单纯的椎管外软组织损害性腰腿痛。

5、正名为原发性或继发性肘关节外侧软组织损害。

5、俯卧位

1、发病学进展

双侧坐骨大切迹的内后缘臀中肌附着处损害时,传导痛与双侧臀大肌内端骨骼附着处损害一样,汇集于尾骶部,引起骶尾痛和肛门会阴部不适感,下垂感或疼痛等症状。

胸椎棘突——胸椎后关节——胸椎板——胸椎横突尖——背伸肌

拇指尖针对胸1——胸12由上向下逐一滑动按压,区别背伸肌群和多裂肌、回旋肌引起征象只有通过银质针针刺才能鉴别出各层发痛的病变组织。

十二、“尾骨痛”

3、软组织外科学告诉我们;在手术中发掘出来的压痛点是有规律可循的。它们不是孤立的某一点、某几点,而是有众多的压痛点。它们由点成“线”、由线成“面”、由面成“体”。构成一个立体致痛区域,即所谓软组织病变区。由此可见,肱骨外上髁炎伸肌群总腱

6、臀中肌压痛点:臀中肌

2、“胸廓出口综合症”的发病、机制不在于上述的骨性或软组织变异,其真正的发病机制在于头颈背肩部软组织损害时,锁骨上窝的软组织也罹患了无菌性炎症病变。首先是胸锁乳突肌和前斜角肌的上下端附着处出现无菌性炎症病变引起锁骨上窝痛,常在头颈背肩部软组织松解手术后征象突出,补行锁骨上窝软组织松解手术以及切断放松此两肌和钝性游离该段松解所及的臂丛神经的上、中、下支以后,可完全解除其征象。

1、胸椎棘突压痛点、胸椎板压痛点、胸椎后关节压痛点、胸椎横突尖压痛点、背伸肌群和背筋压痛点的五个部位是椎管外软组织损害的好发处,以胸5-6、胸8-9或胸11-12椎部位最为敏感。

7、“脑震汤后遗症”,体检中发现患者均有高度敏感的头颈背肩部和锁骨的软组织损害压痛点,其上分别施行强刺激推拿治疗,均可使征象立刻消除,未遇无效病例。由此可见,“脑震汤后遗症”全

3、如果在头颈背肩部和锁骨上窝作全面和系统的压痛点强刺激推拿而使征象立刻显著缓解者,不论颈椎骨退行性变何等严重,还应明确为椎管外软组织损害;无征象改善者,方可考虑椎管内其他的发病因素。

1、软组织外科学是以椎管外骨骼肌、筋膜、韧带、关节囊、滑膜、椎管外脂肪或椎管内脂肪等人体运动系统的软组织损害引起的疼痛和相关征象的疾病为研究对象,以椎管外或椎管内(外)软组织松解等外科手术或椎管外密集性压痛点银质针针刺或椎管外压痛点强刺激推拿等非手术疗法为治痛手段的一门新的临床分支学科。

斜方肌、小、大菱形肌、上后锯肌、背半棘肌、多裂肌、回旋肌。

3、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压痛点高度敏感,经强刺激推拿而使肩痛或肩臂痛消失者(诊断为肩胛骨背面软组织损害),或肩胛骨背面主诉痛消失而肩臂痛未减,补行冈上肌肱骨大结节附着处压痛点的密集型银质针针刺又使这些征象也一并解除者(诊断为原发性肩胛骨背面软组织损害继发或合并冈上肌肱骨大结节上压迹附着处损害)

4、合并真正的臂丛和锁骨下动脉受压引起的“胸廓出口综合症”的传导征象者,临床上并不多见;主要是人们对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损害引起的上肢传导征象不认识,而误诊为“胸廓出口综合症”。

(三)、原理

1、梨状肌是位处臀部深层的骨骼肌之一。外有强大的臀大肌覆盖。无论是急性损伤或慢性劳损的作用力,对此肌的影响均是最为轻微的,一般不易引起梨状肌的损伤或损害。

浅层的腰部深层肌痉挛时,则会引出腰骶部剧痛,脊柱前屈受限,

3、髋关节内弹响,系臀部软组织和大腿根部软组织所致。

十、“腰椎管狭窄症”

2、脊柱向健侧弯到极度时,原先征象完全消失。凡在此动作中由于病侧腰肌过度牵伸出现病侧腰际疼痛者,可判断为病侧椎管外腰部软组织有损害性病变的可能性,应进一步作腰臀部软组织损害性压痛点的检查来明确诊断。

2、说明双侧臀部软组织损害的原发性疼痛向内侧传导,或双大腿根部的软组织损害的原发性疼痛哪侧传导,汇集于尾骨部的传导痛。

4、上臂压痛点(12只)

5、滑动按压——用拇指末端符合末节指骨顶端的某一着力点,在压痛点上适度压紧,并作小幅度的左右或上下快速度的滑动。

二十六、“扁平足”

2、髌韧带髌尖部附着处可以出现生理性骨性退行性变,但这种骨骼的老化表现不可能引起疼痛。

6、传统的机械性压迫致痛学说全属阴差阳错,应该以椎管内外软组织无菌性炎症致痛学说取代;传统的针对椎间孔内骨性退变治疗本病的原理属张冠李戴,应该以针对椎管内外软组织损害的治疗原理取代;“椎动脉型颈椎病”或“椎动脉—神经根型颈椎病”的诊断名称是错误的,应该用椎管外软组织损害性头颈背痛或颈背间臂手痛取代;无效病例要考虑其他学科的疾病包括椎管内软组织损害的可能性;软组织损害性头颈背肩臂痛也要按解剖分型:分为椎管外、椎管外和椎管内外混合型三种诊断;采用笔者创用的颈脊柱“六种活动功能结合压痛点强刺激推拿”检查对上述三型可以做出精确的鉴别。

下外端附着处——髂嵴——缝匠肌髂前上棘——胸腹垫枕试验

4、压痛点病理特点:存在无菌性炎症病变。

2、软组织外科学告诉人们:正常的神经组织受到突然的急性机械性压迫刺激,引起的功能障碍只可能出现麻木到麻痹;对渐增的慢性机械性压迫的刺激,由于正常神经组织的抗压作用极强,多不会引起压迫征象;只有神经鞘膜外脂肪出现无菌性炎症病变时,其化学性刺激作用于鞘膜外神经末梢才会引起疼痛。

5、“肋软骨炎”,的征象仅是由背部(或肩胛骨部)原发病灶向前胸引出的传导影响。

1、对具有“骶髂关节扭伤”的临床表现者,均根据压痛点分布施行腰臀部和大腿根部的强刺激推拿和密集型银质针针刺治疗而获得痊愈。说明传统的“骶髂关节扭伤”,实际上是腰臀部或大腿根部软组织已有无菌性炎症的病理基础(即潜性压痛点),一旦受到病毒性感染或内分泌紊乱的影响,即使轻微的腰部活动动作下,也会诱发急性疼痛,决不是真正的骶髂关节扭伤。

用拇指尖针对胸骨颈切迹作活动按压。

7、在治疗中不区分原发性还是继发性压痛点,错误地把疼痛反应区作为主治目标而忽视了软组织病变区,本末倒置的治式,必然会使治疗失败。

(一)、检查方法

3—2、若原有疼痛征象仅适度减轻,要考虑内外混合性腰腿痛病例的可能性。

1、腕软骨盘为三角形的纤维软骨,周围厚,中间薄,其尖部附着于尺骨茎突基底小窝,底部附着于桡骨远端尺骨切迹边缘,覆盖于尺骨头上,间隔桡腕关节与下尺桡关节,将此两滑膜腔分开。

总之,肌痉挛和肌挛缩所引起的病理变化,可以成为椎管外软组织损害性头、颈、背、肩、臂、腰、骶、臀、臀痛的主要的继发因素。

腰、腰骶、骶尾痛的压痛点和传导痛

颈椎牵引疗法

1、不论“先天性发育畸形”、“遗传性扁平足”或“后天性或劳损性扁平足”等骨骼畸形,均不是疼痛的原发因素;疼痛来源于踝关节周围软组织的无菌性炎症病变。

引起髋外侧痛,向下肢外侧传导,是小腿外侧痛麻的主要发病部位之一。与大腿根部软组织损害一样,患肢不能在坐位上剪脚趾甲的动作。

5、疼痛可向前胸部传导,与冈下肌、大圆肌和小圆肌以及锁骨上窝等软组织损害一样,也会引起“冠心病”征象。此八处软组织(胸椎棘突压痛点、胸椎板压痛点、胸椎后关节压痛点、胸椎横突尖压痛点、背伸肌群和背筋膜压痛点、冈下肌、小圆肌、大圆肌和锁骨上窝软组织)损害常一起发生,所以“冠心病”征象更为典型,且有些病例也常会出现心电图检查的阳性体征,临床上误诊为“冠心病”者,为数真不少。

3—3、屈髋屈膝分腿试验:其引出的疼痛均属肌性因素,并非骨性病变所引起。

二十、“耻骨炎”

第十七章 无菌性炎症致痛学说指导下的椎管外软组织损害性头、颈、背、肩、臂、腰、骶、臀、腿痛的发病机制

织损害性压痛点,使肩痛愈行愈重。传统提出:“三角肌下滑囊炎”的压痛点多位于肱骨大结节处”,也就是肱骨近端前外侧骨面自解剖颈至外科颈之间的冈上肌(大结节上压迹)、冈下肌(大结节中压迹)、小圆肌(大结节下压迹)、大圆肌(肱骨小结节嵴)和肩胛下肌(肱骨小结节)等附着处的损害性压痛点。鉴于肱骨大结节处集中了这么多的压痛点,所以“肱骨大结节处压痛点”不一定属“三角肌下滑囊炎”的压痛点,临床检查中不加以区分,将会造成诊断上的阴差阳错。

(一)、在病侧腰3——骶1各节椎间隙的腰部深层肌上深压,找得深层压痛点。

7、“肩周炎”根据压痛点分布,均诊断为躯干上部软组织损害

1、腰椎管狭窄症,真正的原发性疼痛因素是椎管内鞘膜外脂肪的无菌性炎性病变。

十一、“腰椎间盘突出症”

6、臀部压痛点检查:

十七、“坐骨神经出口狭窄症”

(三)、原理

1、笔者认为按摩与推拿均是对机体椎管外软组织损害性病变起治疗作用的相同性质的物理疗法。头颈肩部的传统推拿,其治疗部位未涉及椎管内部,无法解除受压神经根的机械性压迫,也不可能消除椎管内粘连软组织中的无菌性炎症病变,所以这些推拿(按摩)有效者不是真正的“颈椎病”,而属临床征象完全相同的椎管外头颈背肩部软组织损害。因为推拿(按摩)缓解了躯干上部软组织损害所导致的压痛点和肌痉挛,收到“去痛致松”和“以松治痛”效果。

用示指尖对下颌角,沿下颌底和其两侧上方轻按压两肌肉附着处,再按下颌支外面和颧弓的咬肌附着处。

第一章 软组织外科学概论

4、检查压痛点的关键在于准。即选准压痛点、压准压痛点。在准的基础上,无须化大力气,可以引出剧痛反应。病人觉得有几十斤重的压力施加于压痛点上,难以忍受时,说明操作者的准起的作用。

2、凡有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原发性损害的主诉痛者,多伴有肩关节前、上、后方或包括臂部的传导痛。当按压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发现了高度敏感的潜性压痛点,不但引起严重的主诉痛,而且还引起剧烈的肩或肩臂传导痛。可以说,凡是有肩臂痛者离不开肩胛背面三肌附着处的原发性损害的传导影响,属客观规律。

四、“关节突综合征”

7、“髌腱末端病”正名为“髌下脂肪垫损害”。

4、阔筋膜张肌压痛点:阔筋膜张肌。

三、压痛点检查方法

颈椎各个椎板背面的骨膜受到多裂肌、回旋肌损害的影响,出现无菌性炎症病变时,导致项颈僵和局限痛。

1、肩胛骨上角压痛点:肩胛提肌下端,附着处肩胛骨内上角。

一、压痛点(tender point)

第十六章 对传统概念主导的许多痛症

三种试验检查所得的全部阳性体证,确实是腰椎管内软组织损害

枕外隆凸——枕骨上项线——枕骨项平面——颞骨乳突——下颌支内侧和外侧及下颌骨——颧弓——颈椎棘突——项伸肌群和项筋膜——颈椎后关节——颈椎横突尖——胸骨颈切迹——乳突肌胸骨——乳突肌锁骨——胸大肌锁骨前方——前斜角肌下端。

4、腰椎板和骶骨背面压痛点:

十六、“梨状肌综合症”

6—3、向肩前传导,引出喙突或肱二头肌长头处痛,局部形成高度敏感的压痛点。常诊断为“原发性肩胛骨喙突炎”或“原发性肱二头肌长头腱鞘炎”。

1、脊柱侧弯时,以检查者推动为主,勿令病人主动侧弯腰部,以免因病侧椎管外腰骶部软组织损害时某些病变的深层肌主动收缩,引起骨骼肌附着处的牵拉性刺激,若起假阳性的疼痛。

5、压痛点同激痛点(区)的区别:前者在肌肉筋膜等起止点的骨骼附着处,后者在神经肌肉的运动点上。

2、检查压痛点时可以采取俯卧位、仰卧位、侧卧位、坐位或立位。

12、胸大肌锁骨前方压痛点:前三角肌(锁骨外1/3段)胸大肌(锁骨内1/2段前方)

3、“肩部组织的退行性改变”,是肌体的老化表现。因退变不等于病变,故临床上不会引起征象;“肩部组织的退行性改变”,不是“肩周炎”的病因,疼痛来自于肩部软组织的无菌性炎症病变。

拇指尖自胸1——胸12水平顺次逐一按压。很难同伴随发生的胸椎后关节压痛点作鉴别。

讨论:

(五)、前臂和手部压痛点检查

在胸椎后关节压痛点检查的位置上,拇指尖移在上下两个后关节之间并稍偏外移动,即在胸椎横突尖背侧。

4、健康人的大腿内旋动作是通过股内收肌群和半腱肌、半膜肌的紧张与缩断结合臀肌(臀大肌、梨状肌、闭孔内肌、上松肌、下松肌)等相应的松弛与拉长共同协调完成。

股直肌髂前下棘——股骨干前侧、内侧和外侧——股骨内上髁——股骨外上髁——膝关节内侧间隙——膝关节外侧间隙——髌间粗面——膝腱反射测定——胫骨粗隆——胫骨干内侧——胫骨干外侧——踝前方关节囊——内踝后下方胫骨后肌腱——外踝后下方腓骨长短肌腱——跟腱前脂肪垫——跟底——跟结节和跟腱滑囊——舟骨粗隆——跗骨窦脂肪垫——跖骨干内侧——跖骨干外侧——踝阵挛检查。

颈根外前方不适或疼痛,上肢的血管和神经的压迫征象。

2、正名为椎管内软组织损害合并椎管外软组织损害的腰腿痛。

1、“下腰痛”的病因全属腰骶部软组织损害的无菌性炎症病变引起,与腰骶部骨性结构的“劳损”并不相干。

3—1、疼痛完全消失,可判断为椎管内软组织损害阳性体征的可能性;疼痛接近完全消失,腰椎管内软组织损害为主的混合性腰腿痛。

3、上肢传导征象以滑动按压脊柱颈胸段伸肌群棘突—椎板——后关节附着处、冈下肌、大圆肌或小圆肌肩胛骨背面附着处的压痛点,下肢传导征象以滑动按压腰部深层肌腰骶椎附着处、骶棘肌髂后上棘内上缘附着处或阔筋膜张肌、臀中肌和臀小肌髂翼外面附着处的压痛点均为常见。

3—2、肌挛缩:较长时期的肌痉挛,其肌肉和筋膜本身因供血不足和新陈代谢障碍,出现病理改变,造成肌孪缩,它是晚期继发因素的临床表现。

以及颈椎管内外软组织损害鉴别方法的探讨——

并发50多种涉及其它科的疾病完全相似的征象。而这些征象只有当a、椎管外软组织损害性腰骶痛或颈背痛的后期;b、经有关专科检查,完全排除了它们所属的疾病;c、疼痛部位必具有一系列有规律的和高度敏感的压痛点,其上施行非手术疗法——压痛点强刺激推拿、压痛点针刺、压痛点药液注射等,均可迅速改善这些征象。

对继发性“肱骨外上髁软组织损害”者,均采用肘关节外侧软组织松解手术治愈。

3、每一棘突旁背伸肌群附着处损害的疼痛常会沿所属肋软骨向前胸传导,常误作“肋软骨炎症”。

推拿颅脑征象立刻消失:枕外隆突的肌附着处、枕骨上项线和项平面的肌附着处、颞骨乳突的肌附着处——三处附着的是斜方肌、胸缩乳突肌、头夹肌、半棘肌和棘间肌。

8、原发性疼痛引出的原发性疼痛可在躯干对侧或沿肢体某侧远离原发性压痛点的一个或几个部位形成了疼痛传导区。

1、特定部位的压痛点在人体某个疼痛部位的出现,不是孤立的一个压痛点,而是由不少具有规律的一群压痛点。

冈上肌肱骨——冈下肌肱骨——下圆肌肱骨——肱三头肌外侧头肱骨——肩胛下肌肱骨——大圆肌肱骨——背阔肌肱骨——胸大肌肱骨——三角肌肱骨——肱骨内上髁——尺神经沟——肱骨外上髁

用拇指尖在第1肋骨斜角肌结节处作滑动按压。

1、“椎间盘变性”和“椎体骨刺形成”是“颈椎病‘主要的发病机制,治疗原理主要在于解除退变性椎间盘突出物和钩椎关节等骨赘对神经根、椎动脉和脊髓等机械性压迫,才能起治疗作用。理疗治疗’颈椎病”的原理及其主治手段,根本没有使突出的椎间盘复位或使骨赘消失的具体治疗措施。笔者认为,理疗的方法中的某些方法有可能消除颈神经根鞘膜和硬膜等周围脂肪的无菌性炎症反应,但不可能消除颈椎管内受累软组织的粘连体,因此很难收到满意的治疗效果。对理疗有效的“颈椎病”,实践上仍是岁椎管外头颈背肩部软组织损害起治疗作用。

10、胸骨颈切迹压痛点:锁骨间韧带覆盖。

2、腰脊柱超伸展位压痛测定——鉴别诊断上无价值可言;

2、枕骨上项线和项平面压痛点:上斜方肌—半棘突(深层),头夹肌—头最长肌(深层)。胸锁乳突肌上端。

3、生理学进展

腋窝痛、肩关节前方痛和后方痛、外展功能受限,向下引出上肢传导征象。

一、“下腰痛”

8、臀下神经压痛点:在骶髂关节外缘,位于髂后下棘下方。

十九、“阔筋膜张肌肌筋膜炎”弹响髂”

枕 项 部十 三 个 压 痛 点 小 结

三十七、“三角肌下滑囊炎”

“膜迷路积水病”的所有征象。

(一)、腰椎和腰骶部压痛点

3—1、肌痉挛:人体有生命力的骨骼肌在正常情况下具有一定的张力现象,称为肌肉紧张力,简称肌紧张。肌紧张是有生命力的骨骼肌的生理现象,并非病理状态。软组织骨骼附着处的疼痛,必然累及所属肌肉或与其相关联的肌群进一步收缩,从而达到减轻疼痛的一种反射性反应。

9、晚期病例,当软组织病变区的原发性疼痛经久未愈,会致使疼痛反应区或疼痛传导区中受累软组织骨骼附着处出现继发性无菌性炎症病变,就形成了继发性压痛点,此时单独针对软组织病变区的原发性压痛点进行治疗是无济于事的 。只有先针对远原发性压痛点,以后再针对继发性压痛点一并进行治疗,才能达到痊愈的目的。

会引起斜颈畸形

三十八、“肱骨外上髁炎”

4、有些病历,病侧弯到极度时,有病侧臀部或下肢的传导痛,

原发性椎管外软组织损害性腰骶臀腿痛的检查

1、双侧严重的臀部(或腰臀部)结合大腿根部软组织的病例,多可以发“不明原因”的“尾骨痛”。可见,“尾骨痛”好似双侧臀部或大腿根部的软组织损害向尾骨汇集一起的传导痛有联系。单在双侧臀部或大腿根部的压痛点上行强刺激推拿后,“尾骨痛”也明显缓解。

3、腕部软骨盘属纤维软骨组织,与机体其他部位的关节软骨一样,不存在感觉神经末梢,即使遇受无菌性炎症的化学性刺激,也不会引出疼痛。

拇指尖自胸1—12的每一个棘突端侧方的肌肉,由棘突旁侧向前内方进行滑动按压。

综上所述,椎管外软组织损害的发生和发展过程中有两个主要的环节。一个是原发性急性损伤后遗或慢性劳损形成的软组织疼痛;一个是因疼痛所引起的肌痉挛或肌挛缩。

正常的神经根急性受压,与周围神经一样,只会产生从麻木到麻痹的征象,以及受慢性渐增的压迫不易引起神经压迫征象;只有当椎管外神经组织受鞘膜外脂肪结缔组织无菌性炎症的化学性刺激才会引起疼痛。

5、前者为髌下脂肪垫损害并发传导性跟底痛;后者为内外踝后下方软组织损害并发传导性跟底痛。

第十一章 对传统的“神经根型、椎动脉型和交感神经颈椎病”非手术疗法治疗原理的重新认识

2、臀上皮神经压痛点:

软组织松解手术的治疗原理主要是通过椎管外松解骨骼肌、筋膜等,或椎管内松解硬膜外和神经根鞘膜外脂肪等无菌性炎症病变的软组织,完全阻断了它们的化学性刺激对神经末梢的传导,以达到无痛。

6、跖腱膜附着的“跟骨刺”不是跟底痛的致痛病因,不需鉴别。

临床实践验证:*单独引出大腿根部局痛者,说明该处股内收肌群耻骨附着处损害较同侧臀髋两部更为严重;*单独引出髋外侧痛者,该处

11、胸锁乳突肌下端压痛点:胸锁乳突肌内侧(胸骨柄上前方)和外侧头(锁骨内段上缘)

二十三、“髋关节骨关节病”

7、项伸肌群和项筋膜压痛点

推拿后肩前方痛消失者,考虑肩胛骨背面三肌损害的传导影响;

用拇指尖向内侧深入并向后按住肩胛下窝滑动按压。

阔筋膜张肌、臀中肌和臀小肌髂翼外面附着处损害较大腿根部更为严重;*单独引出臀内侧痛者,该处臀大肌骶髂骨附着处损害较髋外侧和大腿根部更为严重。上述三个鉴别在腰腿痛的诊断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三十九、“肱骨内上髁炎”

及其手术疗法的剖析与评价

1、跟骨的骨质增生与全身各个骨骼的骨质增生一样,均属生理性退变而不是病变,不可能引起疼痛。

1、颅脑征象和眼部征象由颈椎棘突旁的软组织在枕骨附着处、颈椎后关节附着处和颈椎棘突旁及筋膜本身的无菌性炎症病变所引起。

2、一群压痛点由点成“线”、由线成“面”,由面成“体”,在人体某个疼痛部位构成一个立体致痛区域——软组织损害性病变区。

二、传导痛

1、立位:

用两手的2—3指端分别找准左右两侧髂前上棘处,两拇指尖分别按在髂前上棘后方臀部约一横掌处。加以浅压。

8、颈脊柱“六种活动功能结合压痛点强刺激推拿”检查

5、软组织外科学新学说公开提出,极大多数躯干腹面被传统概念公认的、与人体各个系统功能紊乱或失调有关的诸种临床表现主要是躯干背面相应的椎管外软组织损害向前传导影响所致。

1、“肩胛骨弹响”的‘肌原性病因“主要在于肩胛骨背面,而不在于肋面;凡有“肩胛骨弹响”者必伴有肩胛部软组织损害的存在,在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的压痛点上行强刺激推拿或密集型银质针针刺治愈肩胛部软组织损害的同时,“肩胛骨弹响”也常会立即自行消失;对不同发病部位的躯干上部软组织损害伴有“肩胛骨弹响”的严重病例,分别施行定型的肩部、背肩部或颈背部软组织松解手术,解除了肩臂痛、背肩臂痛或头颈背臂痛以后,其合并的“肩胛骨弹响”也自行消失,无需加行针对肩胛骨肋面软组织病变的治疗。由此可知,肩胛骨背面软组织损害特别是附着其上的冈下肌、大园肌和小园肌是“肩胛弹响”的重要原因。因此此三肌的上外端附着于肱骨解剖颈,在正常情况下是肩胛骨生理滑动的主要动力,不会产生弹响;如果在肌痉挛或肌挛缩的情况下,则当病变肌肉主动伸缩时,由此造成肩胛骨肋面与肋骨间的对合面不正导致肩胛骨非生理性滑动,而引起“肩胛弹响”。所以“弹响都发生在自动运动时”,也就是痉挛或挛缩的肌收缩时;而“在被动运动时”,也就是痉挛或挛缩的肌肉松弛时,则“往往不出现”。

1、因为在该三角区最易患无菌性炎症病变的骨骼肌附着处除多裂肌外,其深层有部分旋椎肌以及浅层尚有骶棘肌(下外端附着于髂嵴的髂后上棘内上缘——骶髂关节内侧缘——骶骨末端背面)。下腰痛时必与此三角附着处的损害有牵连,其区别仅在于以深层的多裂肌和旋椎肌损害为主,还是以浅层的骶棘肌损害为主的问题而已,而单独的多裂肌损害引起“下腰痛”是不可能发生的。

二、腰脊柱伸屈位加压试验——胸腹部垫枕试验

双拇指尖分别按住左右两侧肩胛骨上角,作滑动按压。

三十五、“肱二头肌长头腱鞘炎”

5、对现有的“颈椎病”有效的非手术的治疗原理,以软组织无菌性炎症致痛理论作讨论分析,由于无法改变“颈椎间盘退变本身及其继发性改变”的骨赘,不可能对“颈椎病”起治疗作用。对非手术有效的“颈—椎动脉—神经根—交感神经型颈椎病”实质上全是对头颈背肩部损害性软组织起治疗作用。

一般以腰4——骶2的腰部深层肌骨骼附着处属软组织损害性病变的好发部位,其中腰1-3部位深层肌的变性挛缩,常误诊腰椎横突尖或第12肋骨下缘疼痛。

用拇指尖沿锁骨内1/2段前方和锁骨外1/3段前方两肌附着处。

5、压痛点检查是软组织外科学最为重要的基本功,必须完全认识压痛点的性质、分布部位及其传导循行规律,全面掌握和正确使用压痛点的检查方法,在临床实践中不断提高认识,敢于创新。

2、20世纪60年代初起,笔者在椎管外软组织松解手术治疗腰腿痛的医疗实践中发现,治愈的部分病例术后却出现同侧膝痛合并跟底痛或同侧踝痛合并跟底痛。前者补行髌下脂肪垫松解手术、后者补行内外踝下方软组织松解手术解除膝痛或踝痛的同时,则跟底痛均随着立刻消失。

(即鞘膜外炎性脂肪)刺激神经根鞘膜外神经末梢引起腰腿痛的特异性体征,诊断正确性极高。

5、背伸肌群和背筋膜压痛点:

急性损伤后遗

2、“传导痛”的发病机制却建立在椎管内外软组织的无菌性炎症致痛学说基础上。

3、颅脑征象、耳部征象、口腔征象。

二十二、计划生育后遗痛

2、腰部软组织的负重作用和活动读较颈项部强大,故而临床上原发性腰痛或腰骶痛的发病率远较原发性颈项痛或枕项痛就高得多。

诊断名称重新认识

用右拇指尖深入,沿枕外隆凸的上项线和项平面向外直到乳突的诸肌附着处滑动按压。

腰肌侧方痛或腰骶部酸痛,实际上是腹肌髂嵴附着处损害的固有征象的临床表现。

4、下颌支和颧弓压痛点:咬肌、翼内肌(下颌底偏内缘)。

2、“髋关节骨关节病”正名为“臀髋部和大腿根部软组织损害合并非疼痛因素的髋关节肥大性改变”。

局限痛、乳突痛、颞部痛、偏头痛,极其严重的单侧病例会引出胸大肌痛、乳房痛、沿腹壁直至大腿内侧传导出现吊紧套跳感,抽跳时会出现腹壁索条物;双侧病例会向下引出前胸痛、胸闷、呼吸不畅等前胸征象。

第十八章 椎管外软组织损害性头、颈、背、臂、腰、骶、臀、腿痛的病理发展过程

拇指尖在髂后上棘部作浅表的滑动按压。

1、在“正骨”疗法治疗“颈椎病”方面,不论是“正骨推拿疗法”还是“脊柱旋转复位法”,对其有效病例的治疗原理无疑地纯属颈脊柱突然的被动性过度旋转拉长,促使椎管外椎旁损害性软组织(特别是肌肉和筋膜)也随着相应地发生突然的被动性过度拉长,起到“以松致痛”的作用。但这种治疗作用决没有像压痛点强刺激推拿那样的全面和有效,也没有像密集型压痛点 银质针针刺那样的彻底和持久,两者治疗后根本无需作任何其他的辅助疗法的支持。所以“正骨”疗法缓解或消除的“颈椎病”征象,常会在短期内加重或复发如旧,此是对椎管外损害性软组织治疗不彻底的因果性联系。所谓传统的“颈椎病”实际上就是极大多数颈椎管外软组织损害和极少数颈椎管内混合型软组织损害的误诊。

3、“手法”或“背法”有效的治疗原理,在于突然拉长了脊椎旁痉挛缩短的损害性软组织,特别是受累的骨骼肌和筋膜等,达到“以松治痛”的目的,与解除“关节面的持久交锁,形成关节突粘连”无因果关系。

十五、“臀中肌综合症”

椎板背面的骨膜受到背部多裂肌、回旋肌损害,背部拉紧感。

6—1、所谓“肩关节周围炎”,多伴有同侧背部软组织损害,其原发性病灶均在于肩胛骨骨面三肌附着处而不是整个肩关节,行强刺激推拿,可立即消除所有征象。

前者产生耳部和面颊部征象,后部产生颈根部征象。

指尖由后向前针对颈2椎板,由上向下滑动按压到颈7椎板。

四十、‘腕部软骨盘损伤“

5、于无菌性炎症的髌尖前方附着的髌韧带与炎症的髌尖粗面附着的髌下脂肪垫,两者在髌骨下缘紧密相邻仅有前后之区分。不了解正规的髌下脂肪垫压痛点检查操作的人,就在髌骨下缘两者比邻部位作滑动按压,极容易把髌下脂肪垫损害的疼痛错误地当做髌韧带尖附着处的疼痛来认识。这完全是意料中的事情。

检查

引起肋弓痛,与腰2横突肌完全一样的症状。

5、健康人的大腿外旋动作是在臀部肌群中主要依靠臀大肌,其次是梨状肌紧张与缩短并结合上述内旋肌群的松弛与拉长共同协调完成的。

1、其主述痛和压痛并非来自耻骨联合的关节软骨本身,主要来自两侧耻骨上下支附着的损害性骨骼肌,其两侧的疼痛向中央传导汇集于耻骨联合的关节软骨;再结合来自耻骨联合上缘附着处肌肉痛向下传导,也汇集于该此。

练功十八法。

3、压痛点的解剖特点:在软组织(特别是骨骼肌、筋腱)骨骼附着处。

椎管内外软组织损害性疼痛的病理学基础,是软组织因畸形损伤后遗或慢性劳损形成而导致的无菌性炎症。

七、“棘间韧带劳损和髂腰韧带劳损”

3、“阔筋膜张肌肌筋膜炎”只是臀部软组织损害的组成部分

7、临床上缺乏主诉的疼痛,这类压痛点称潜性压痛点;受体内的内部因素(病毒感染和内分泌失调影响)和外界因素(风、寒、暑、湿、劳)的刺激而诱发的,可使潜性压痛点出现主诉疼痛者,这类压痛点称显性压痛点。

1、凡有黄韧带损害者,必伴有更为严重的椎管内鞘膜外脂肪损害和更为严重的椎管外腰部深层肌损害。

项颈僵和局限痛。

腰3——骶2为好发部位,引起腰骶痛,向上、下或向前引起躯干上部、下部或腹部等诸多并发症。

2、手术能治愈肩部继发性无菌性炎症病变的疼痛,主要是肩胛骨背面附着处三肌的切开剥离消除了原发性疼痛,间接地解除了肱骨解剖颈的三肌上外端附着处的牵拉性刺激,起到“以松治痛”的作用。

6—4、传导到上臂,引出上臂痛、麻木等征象。

慢性劳损形成

后者向下移动约一横指宽处。

三、“腰骶部劳损”

1、在发病机制方面有创新,a、伸肌群——桡侧伸腕长、短肌、伸指肌、伸小指肌、尺侧伸腕肌和旋后肌。肱骨外上髁附着处,因急性损伤后遗或慢性劳损形成无菌性炎症病变时,可以引起肘外侧痛和沿伸肌群走行的传导痛。b、许多原发性头颈背肩部,颈背肩部、背肩部或肩胛部软组织损害(包括少数锁骨上窝斜方肌损害)的臂部传导痛常在肘外侧部明

(二)、临床意义

3、根据压痛点决定本病的诊断方法如下:助手紧压跟底部软组织引出剧痛时保持拇指的压力和位置不变,检查者立刻按照髌下脂肪垫损害的压痛点检查方法,在髌尖粗面脂肪垫附着处滑动按压,引出膝痛而使跟底部压痛立刻消失;但当检查的拇指尖停止滑动按压髌间粗面时,跟底部压痛又自行立刻重演,说明髌下脂肪压痛与跟底痛有因果关系。反之不然。

用拇指尖自椎板向外移,垂直腰椎后关节突,顺次滑动按压。

2、笔者认为,作为“神经根型、椎动脉型和交感神经型颈椎病”均为颈椎管内软组织损害和椎管外躯干上部软组织损害的头颈背肩臂手痛所共有,并非“颈椎病”的特异性诊断依据。临床实践证明,对压痛点强刺激推拿有效者,均可诊断为椎管外头颈背肩部软组织损害或颈背肩部软组织损害。

1、枕外隆凸压痛点:斜方肌上端腱性组织附着、项韧带。

5、治疗方面,定型的尺骨小头部软组织松解手术治疗尺骨茎突部软组织痛已被密集型压痛点银质针针刺所完全取代。

十八、与大腿根部软组织损害有联的几种痛症

3、祖国医学中所说的经筋就是骨骼肌等人体运动系统的软组织体系。希波克拉底曾说过“能治疼痛者为神医”。

附着处决不是单独的一个压痛点,也是一个发痛的软组织病变区。

1、“下腰痛”正名为腰骶痛。

3、“梨状肌综合症”不是独立的疾病;真正的疾病是臀部或腰臀部结合大腿根部软组织损害。梨状肌变异不是疼痛的原发因素;对臀部软组织松解手术证实有梨状肌变异者,也可以诊断为臀部或软组织损害合并梨状肌损害变异。

腰椎横突间——第12肋骨下缘——腰椎棘突和骶中嵴——腰椎板和骶骨背面——腰椎后关节——腰部深层肌和腰背筋膜——骶棘肌

2、检查阴性,则应改作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压痛点检查,极有可能取得阳性体征。

引出腋窝痛或前胸或上肢传导征象,影响肩外展功能。有此敏感性压痛点者必有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的敏感性压痛点群,说明肩胛骨下角肩胛下窝附着处的压痛点仍属继发性传导痛。

2、明确了“正骨”疗法有效病例的治疗原理全属椎管外软组织损害,但它的短暂疗效无法与上述软组织外科学的两种非手术疗法的疗效相提并论。

3、检查者在压痛点上滑动按压时,只能利用肩关节的活动起作用,而不能利用指间关节、指掌关节、腕关节或肘关节的活动。

而无病侧腰骶部深层痛的情况。尚加另外二项试验,若后二种试验均阳性,即为椎管内软组织损害引起的传导痛来看待,反之,则为原发性臀部软组织损害的传导痛来看待。

1、“腰骶后韧带损伤”,根据压痛点分布施行定型的腰臀部或臀部结合大腿根部软组织松解手术或者密集型银质针针刺疗法,均可完全消除““腰骶后韧带损伤”,的全部征象。

6、疼痛还可向上传导,会引起颈部不适、吊紧感或枕颈痛等所并发的诸种临床表现。

六、“脊柱弯曲畸形代偿性腰痛”

2、腰5横突尖附着的髂腰韧带是最不容易发生损害性病变的软组织之一。

5、头颈背肩臂痛和肩关节活动功能障碍,全属躯干上部软组织损害的临床表现。在躯干上部软组织损害中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损害性疼痛所继发的肌痉挛,必然产生“肩关节疼痛和活动的消失”;只要针对该处冈下肌、大园肌和小园肌等附着处的压痛点进行强刺激推拿或密集型银质针针刺,完全可以快速地解除“肩关节疼痛”,并恢复正常功能。

在腰2横突尖腰痛点位置上,拇指尖向上移动,再转动指端,使螺面向上,针对第12肋骨下缘向上作滑动按压。

(一)、检查方法

1、人体任何先天性畸形,不论是骨性还是软组织性,均是生而固有的畸形。它与多数人的正常骨骼或软组织相比较却属异常;但对其本身来讲,这种从胚胎逐渐生长发育而来的骨骼或软组织不应该说是异常。神经血管长期适应在这个环境,不可能引起压迫征象;而且由此畸形者,当青壮年身体活动能力最强旺时期多无征象;相反,畸形多在中年时期因头颈背肩臂痛作x线检查中附带地发现。笔者不治疗骨骼或软组织的畸形,仅针对局部所有压痛点施行强刺激推拿或密集性银质针针刺,必要时行椎管外软组织松解手术,也可消除疼痛或麻木,说明这种先天性骨骼或软组织畸形与这些征象并无联系。

4、对某些严重的“耻骨炎”久治无效的病例,施行双大腿根部软组织松解手术,必要时结合腹直肌和棱锥肌耻骨联合上缘附着处松解手术。

1、“六种活动功能”检查,即被动性颈脊柱过度的前屈、后伸、左右侧屈、左右旋转。如上述的六种检查中无征象的加重,说明椎间孔内即无椎动脉受累的供血紊乱,也无颈神经根受累的功能障碍存在,基本上可以排除“椎动脉型或神经根型颈椎病”。因为真正的椎动脉压迫征象或颈神经根压迫征象在上述的颈脊柱全面活动中,必有一个方向的被动动作迫使受累的椎动脉或神经根过度拉长或延伸而加重征象。

7、三角肌锁骨——肩峰——肩胛冈压痛点:三角肌。

形成腰部僵硬变平;脊柱后伸时并无征象出现。

拇指端移向臀中肌部位,与髂嵴下2—3横指处,由外向内分别作浅表的滑动按压。

2—3、它与软组织急性损伤后遗的区别在于不具备任何明显的外伤史,也无疼痛、淤血肿胀或功能障碍等软组织损伤征象。早期的软组织牵拉性刺激实质上是一种最为轻微的、临床上不具备任何征象的损伤。长期下去,形成无菌性炎症反应,引起不同程度的疼痛。

1、在臀部软组织损害中,臀中肌髂翼外面附着处的无菌性炎症病变是引起疼痛的重要原因之一。单独出现臀中肌损害性病变而无臀大肌、臀小肌、阔筋膜张肌等损害者,是难以想象的。

3、腰椎棘突和骶中嵴压痛点:腰背筋膜后叶、后下剧肌、多裂肌、回旋肌。

2、三角肌附着处不容易引起损害性病变;冈上肌是外展肌,上臂超过120度上举时,冈上肌腱已超过肩峰,不再起外展作用,所以此肌附着处也不容易产生损害性病变。可是当上臂高举超过120度时,冈下肌、大圆肌和小圆肌以及肩胛下肌相对地被动拉长;分别在肩胛骨的背面和肋面附着处产生牵拉性刺激,而三肌背面附着处因早有未引起征象的潜性压痛点的病理基础存在,故当牵拉性刺激后,较肋面肌附着处容易引起软组织的主诉痛和压痛,以及向肩前、外或后方的传导或压痛。经久不愈又会在肩部形成继发性软组

拇指按压颈椎棘突和颈椎横突之间的部位,作自上而下的横向滑动按压。按压腰部深层肌骨骼附着处高敏感度的潜性或显性压痛点

3、正名为“踝关节周围软组织损害合并非疼痛因素的扁平足畸形”。

第五章 腰椎管内外软组织损害引起腰腿痛三种鉴别方法的探讨——介绍腰脊柱“三种试验‘检查

拇指尖沿着腰三角区外缘的髂嵴开始,向内至髂后上棘内上缘,在向下直至骶髂关节内侧和骶骨末端,作滑动按压。一般以髂后上棘内上缘的髂嵴压痛最剧和常见,但对骶棘肌下外端深层(即前方)的压痛点无法触及,只能用一支银质针探至此肌深部骨骼附着处作测定。。

8、颈椎后关节突压痛点:多裂肌、回旋肌。

3、渐增的慢性机械性压迫刺激正常神经根鞘膜或硬膜涉及神经组织本身,均不会引起任何征象;只有当某些过强的渐增的慢性机械性压迫或锐性机械性嵌压作用与正常神经根鞘膜或鞘膜内的神经组织时,才有可能引起不重的神经压迫征象,以及作用于炎性神经根鞘膜或硬膜的神经末梢时,才会引起严重疼痛,后期有可能合并较轻的神经压迫征象。

三十三、“肩关节周围炎”

3、腰脊柱过度前屈位压痛测定;

2、病人用示指端指明腰骶部的正确部位,以便判断病变在腰3—骶1的哪一个椎板间隙处。

讨论

2、枕骨旁痛、太阳穴痛、偏头痛由胸锁乳突肌或头夹肌损害以及肩胛提肌损害或锁骨上窝组织(主要是前斜角肌 )损害所引起。

1、“肩周炎”的压痛点分布,发现它的显性压痛点均集中在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潜性压痛点也分布于头颈背部,这与“神经根型颈椎病”的情况完全相同。在治疗方面,针对肩胛骨背面三肌俯着出的显性压痛点进行强刺激推拿,在极大多数病例中均取得立竿见影的满意疗效,肩臂痛解除,功能恢复正常,连并发的前胸痛、肩前方同(特别是喙突痛和肱二头肌长头腱鞘痛)和患臂传导性麻木、麻刺或麻痹以及功能障碍等,均不治而自行消失,这与“神经根型颈椎病”的情况又基本一样,所以笔者认为“肩周炎”的本质实际上与“神经根型颈椎病”如出一撤,全属椎管外颈背部软组织损害(仅不过前者的肩臂征象比较显著突出而已),是无可非议的。

弹拨胫神经干时,引出胫神经的敏感触痛或任何不适感,均证明胫神经弹拨试验阳性体征。

8、发病机制;“痛则不松,不松则痛”;病理发展过程:“因痛增痉(挛)”,“因痉(挛)增痛”;治疗原理:“去痛致松,以松致痛”。

腰臀痛和典型的“放射性坐骨神经痛”。

1、棘间韧带的主诉痛和压痛,多属脊椎两旁软组织损害性疼痛向中间汇集于脊柱棘突部的传导痛,并非真正的原发性“棘间韧带劳损”的疼痛。这与“尾骨痛”多由两旁臀部软组织损害性疼痛向中间汇集于尾骨部的传导痛,以及“跟骨痛”也可由内外两侧踝后下方的软组织损害性疼痛向下方中间汇集于跟底部的传导痛等所引起的情况完全相同。

1、骨赘系骨骼的生理性退变,也就是骨骼的老化表现,而不是病变,本身就不会引起疼痛;又因为正常神经组织受机械性压迫至多引起麻木或麻痹,所以椎间孔内退变性骨赘压迫正常神经根也不会产生疼痛;何况骨赘的形成过程十分缓慢,而神经组织对渐增的慢性机械性压迫有强大的抗压作用,也不会引起麻木或麻痹。

腰椎管内软组织损害引起腰腿痛的诊断。

3、髌尖前面附着的髌韧带非常坚韧,不容易引起单独的急性损伤或慢性劳损,因此也不易引起单独的髌韧带附着处的无菌性炎症病变所导致的膝前方疼痛。

左手放置在同侧肩关节前外侧,用右拇指尖按住脊柱缘,第2——5指尖按住腋下,用拇指尖沿脊柱由上往下滑动按压,注意书中术者姿势。

2、诊断方法:检查者一手的拇指尖压准肱骨外上髁的压痛点,引出剧痛后固定不动和保持原有压力不变;另一个拇指尖滑动按压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的压痛点,可以出现三种情况:a只有当肩胛部的压痛点不敏感或轻度敏感,其上滑动按压时不可能缓解肱骨外上髁的主诉痛或压痛者,才是真正的“肱骨外上髁炎”。b、如果肩胛部压痛点高度敏感而使肱骨外上髁的主诉痛和压痛点立刻消失,但当去除肩胛部的滑动按压就使肱骨外上髁的主诉痛点立即重演者,则后者很可能是肩胛骨背面三肌损害发出的传导痛和传导性压痛点,还未在肘外侧软组织附着处形成继发性无菌性炎症病变。c、如果肩胛部的压痛未能改变肱骨外上髁的主诉痛和压痛点者,则后者是肩胛部软组织损害的传导痛为时过久,已在肘外侧软组织形成了继发性无菌性炎症病变的压痛点,其主诉痛不可能因传导痛的解除而自行消失;这属继发性“肱骨外上髁炎”。

1、20世纪60年代初起,笔者对全身软组织损害性疼痛作了系统性研究,提出所有的椎管内外软组织损害性疼痛都存在局部无菌性炎症,明确地提出引起腰骶臀腿痛或头颈背肩臂痛的发病机制,不是神经根或神经干受慢性机械性压迫,而是软组织损害部位存在无菌性炎症的病理变化,其化学性刺激作用于椎管内后椎管外神经末梢才引起疼痛,从而提出了软组织无菌性炎症致痛学说,由于这种研究和这个学说是建立在病理学基础上,把正在遭受软组织损害的严重病人作为研究对象,故而其研究结果符合客观现实,具有实际的临床治痛意义。

7、髂嵴压痛点:腹外斜肌(髂嵴外唇)、腹内斜肌(髂嵴中唇)、腹横肌(髂嵴内唇)、腰方肌、背阔肌、缝匠肌。

8—1、高度敏感:剧痛反应的各项指标均属阳性者;

3、“胸廓出口综合症”的治疗,不处理颈肋,仅处理锁骨上窝的损害性软组织可以达到治疗的目的。如此就明确了本病的病因全属软组织的无菌性炎症,而不是单纯的骨性或软组织机械性压迫因素。

二十五、“跟骨刺”

3、颞骨乳突压痛点:胸锁乳突肌(浅层)——头夹肌(中层)——头最长肌(深层)。

十四、“腰骶后韧带损伤”

2、腰脊柱超伸展位压痛测定;

4、发病机制方面,鉴于软骨盘内不存在感觉神经末梢,不可能引起疼痛,以及尺骨茎突部软组织松解手术远期疗效的验证,完全明确了“腕部软骨盘损伤”的腕关节尺侧痛,来源于尺骨茎突附着的滑膜因急性损伤后遗或慢性劳损形成的无菌性炎症变化的化学性刺激,作用于附着处的神经末梢所致,故而在治疗上具有卓越的因果关系的效果。

2、压痛点和强刺激推拿

3、其原因是,腰臀部和大腿根部的软组织损害性疼痛突然发作,痛度严重;骶髂关节为周围附着的多组痉挛肌肉的牵拉力不协调而形成骶髂关节的交锁,故在麻醉下手法整复时出现整复感和听到来自骶髂关节的响声。

腰椎后关节压痛点是腰部深层肌主要的发痛部位。“后关节综合症”的疼痛全属后关节外表附着的多裂肌和回旋肌之无菌性炎症病变所导致。

1、“股神经痛”,这种股前区痛等诸种临床表现以及股神经紧张试验的阳性体征,多见于大腿根部软组织损害。这是由于在股内收肌群损害中,特别是以耻骨上支和耻骨结节附着的诸肌为主

2、“咽喉异常感”正明为“头颈背肩部和锁骨上卧软组织损害性咽异常感”。

3、正名为“原发性双大腿根部或结合耻骨联合上缘附着处软组织损害性耻骨联合部传导痛”。

4、侧卧位:

五、“脊柱峡部崩裂性脊柱滑脱”

臀痛、腰痛或典型的“放射性坐骨神经痛”。发痛因素在于病变的脂肪组织,不在于神经支的本身。

1、骨骼畸形不是疼痛的原法病因,疼痛来源于椎管外损害性病变的软组织。

二十一、“耻骨联合分离”

腰骶部软组织损害时,其中腰3——骶4部骶棘肌、多裂肌和回旋肌骨骼附着处的原发性疼痛可向前传导至下腹部形成一疼痛传导区;最多见的是沿臀部、大腿外后侧、小腿外侧直至足趾,常在下肢外侧、腓骨小头部或外侧形成一疼痛传导区。

2、炎性脂肪的化学性刺激作用于内周硬膜外和神经根鞘膜外丰富的神经末梢而引起疼痛;这种炎性性脂肪日久又会变性挛缩,压迫硬膜和神经根鞘膜外神经末梢,会增加疼痛。

均不能作为腰椎管内软组织损害的诊断依据

2、至于推拿(按摩)所能整复椎体的滑脱,并非真正的椎体间病理性滑脱,这种轻度滑脱多属颈脊柱在滑脱椎体上下段肌群牵拉力不均所引起。

3、胸椎板压痛点:多裂肌、回旋肌

1、根据股内收肌群耻骨上下支或结合腹直肌耻骨联合上缘附着处高度敏感的压痛点,常规地施行大腿根部软组织或结合耻骨联合上缘附着处软组织行松解手术,男性病例消除了下腹痛、腹股沟痛、下肢传导痛和性功能障碍等;女性病例消除了腹痛、腹股沟痛、月经痛、性交痛输精管结扎手术后遗症,输卵管绝育手术后遗症。两组病例均取得远期疗效的治愈显效率。

先用两示指后用两拇指分别按压胸骨柄上前方,作滑动按压。

1、胫神经弹拨试验阳性(3)+脊柱侧弯试验阳性者(1);

深层的腰部深层肌痉挛时,会引出腰骶部剧痛,会阻碍脊柱的后伸动作,但前屈时腰骶痛可显著改善。

椎管内外软组织因急性损伤后遗或慢性劳损形成的损害性病变所产生的化学性刺激是头、颈、背、肩、臂、腰、骶、臀、腿痛的主要发病机制。

4、膝前方疼痛来源于髌尖粗面附着的髌下脂肪垫损害。

化学检查:椎管外软组织损害性疼痛的病例中,常出现白细胞技数和血小板计数显著减少,原因不详。

13、前斜角肌下端压痛点:前斜角肌

颈脊柱适度前凸,可放松项伸肌群,指腹向上和指甲向下。

(1)、肩胛骨背面无压痛点,喙突压痛依旧,喙突处为原发痛。

2、胸椎后关节压痛点:多裂肌、回旋肌。

1、真正的椎管内疼痛来源于鞘膜外炎性脂肪的化学性刺激作用于神经末梢,这是真正的病因,与神经根的压迫无关。

6、颈椎横突尖压痛点:肩胛提肌(颈1—颈4)、前、中、后斜角肌(颈5—颈7)。

1、“咽喉异常感”的病因是咽喉外周的头颈背肩部和锁骨上卧软组织损害对咽喉的传导影响,对“功能性病变”要注意,不要轻易作出诊断。

用右手指尖按住喙突的软组织附着处,固定不动,然后用左手拇指尖针对冈下肌(依次针对大小圆肌)肩胛骨附着处滑动按压,出现:

4—1、阔筋膜张肌髂骨——臀小肌髂骨——臀中肌髂骨——腹肌髂嵴外前部。

2、不采用手法整复,只施行腰臀部和大腿根部的密集型压痛点银质针针刺疗法,均取得立竿见影消除征象的满意疗效。

的损害,在股神经紧张试验的检查中,其肌附着处受到强烈的牵拉性刺激,不但引起股前区痛等临床表现,还会引起所谓的股神经紧张试验的阳性体征。

1、“牵涉痛”的发病机制建立在椎管内神经根的机械性压迫致痛学说基础上。

8—3、轻度敏感:局部有可忍受的轻痛而无剧痛反应者;

1、笔者在椎管内软组织损害性病变的研究中发现,单纯的急性机械性压迫所产生的神经刺激,根据压迫的不同程度表现为麻木至麻痹,但是渐增机械性压迫,由于神经组织具有强大的抗压作用,一般多不会引起压迫征象;只有当神经周围组织存有原发性无菌性炎症病变时,才会出现疼痛。以“颈椎病”为例,原发性无菌性炎症时,才会引起椎管内疼痛。

3、由此可见,推拿(按摩)松解了痉挛的颈项部损害性软组织,使上下肌群的牵引力恢复正常,致颈椎滑脱自行纠正,而不是推拿(按摩)的整复起作用。

2、三中试验中仅检得一种试验阳性者

以拇指尖沿着整个髂嵴(腰三角区外缘直到髂前上棘),针对诸肌肉作滑动按压,可传导到胸廓外下方的肋骨缘疼痛也不治而愈。

2、椎间盘突出物对椎管内受累组织的渐增性慢性机械性压迫不可能引起“突发颈部酸痛、或者肩背部及上肢有放射痛”。应该说,疼痛来源仍离不开颈椎管内软组织损害或颈椎管外软组织损害的化学性刺激。

6、小圆肌和大圆肌肩胛骨压痛点:小圆肌、大圆肌。

5、征象学进展

1、腰脊柱伸展位压痛测定;

5、臀小肌压痛点:臀小肌

8、压痛点四类指标的评估

1—1、直腿弯腰试验和直腿伸腰试验:

5、正名为“大腿根部软组织(或结合腹直肌和棱锥肌耻骨联合上缘附着处)损害”。

6、预防学进展

3、肩部压痛点(15只):

2、背部压痛点(5只……)

1、脊柱侧弯试验阳性(1)+腰脊柱伸屈位加压试验阳性(2)、、胫神经弹拨试验阴性(3)

坐骨上支(耻骨肌)——耻骨结节(长收肌)——耻骨下支(股薄肌、短收肌)——坐骨支和坐骨结节外侧面(大收肌)——耻骨下支和坐骨支内侧面(闭孔外肌)——腹直肌和棱锥肌耻骨联合。

4、斜方肌肩胛冈——肩峰——锁骨压痛点:上斜方肌

用拇指尖针对腰1椎板由上向下滑动按压直到骶中嵴背面。

3—5、其他压痛点和体征的检查:

6—2、向前传导,类似真正的冠心病的征象,常误作“冠心病”;“肋软骨炎”。

2、胫神经弹拨试验阳性(3)+腰脊柱伸屈位加压试验阳性者(2);

四、系统介绍

2、“肱骨内上髁炎”和“肱骨外上髁炎”极相似,也有可能由原发性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损害发出沿前臂内侧直至手指的传导影响,形成肘内侧传导痛和肱骨内上髁传导性压痛点。通过肩胛骨背面三肌附着处的压痛点强刺激推拿后,其肘内侧传导痛和传导性压痛点立刻自行消失;对这种传导痛为时过久,已形成屈肌群上端附着处继发性无菌性炎症病变的压痛点者,可诊断为继发性肘关节内侧软组织损害。

属头颈背肩部或腰骶臀髋部软组织损害的固有征象。其发病机制是:当头颅受伤引起脑震汤的同时必涉及邻近的躯干上部软组织罹患或多或少的牵拉性损伤。

引起腰痛,并发肋弓痛、腹部不适、腹痛、便秘和慢性腹泻交替发生;上腰段的双侧横突尖痛,汇集与胸11、胸12或腰1棘突部,引成传导区的棘突和传导性压痛点;腰2横突间痛向前引起腹痛。

6、人体疼痛部位出现的压痛点应有原发和继发之区分。原发性痛点散发出来的疼痛会波及病变区周围的正常软组织,形成一疼痛反应区,出现与主诉痛不相上下的早期反应痛。

前者在臀中部用拇指尖向前向上深压坐骨大切迹的后缘、中缘以及内后缘内中缘的骨面作纵行滑动按压。